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诺德征服:第一百八十八章:骑士断剑(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诺德征服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但很多时候,事情永远说起来比做起来容易。罗斯和他的骑士们沉稳地撕碎了长矛手的中央,即便那里是最老练的军士,然而在面对面的白刃战中,骑士们的钉头锤和长剑,几乎是在这些副武器只有行军锄的长矛手堆里,踏出一段死亡之路。

    为什么,明明他们主动攻击并非我们的对手。罗斯的头脑拼命运转着,手中剑不停歇,穿过一个个罗多克人的胸膛,那些拿着短剑和行军锄的手臂往往因为缺乏防护,被重砍而断。他知道自己已经攻击到了后排的长矛手,换句话说,罗多克人已经开始节节败退,但却依旧拼死抵抗,为什么他们不用远程对我们持续消耗,而一定要主动进攻

    一阵刺耳的哀嚎,在斯瓦迪亚人的身后起此彼伏,年轻的骑士长格挡住一把长枪的抽打,将那个笨拙的长矛手一脚踹倒在地上,高举长剑对着心脏将其处决。他警觉地回头,却看到满天的箭矢,如同雨点那般铺盖在自己的士兵毫无防护的身后。

    有埋伏西蒙斯大声叫道,双眼像是鱼泡般向外凸起,你妈的,那个旗帜,是他娘的诺德人,是沃尔夫那个小王八蛋啊啊啊啊,我就应该偷偷杀了他

    果不其然,在一面微略破损的狼爪军旗之下,大群罗多克弩手和重装剑士出现在浅滩的侧面,从内地赶到了码头。倘若看那些诺德人的身高还不能判断出他们的民族,想必没用的罗斯已经可以回到提哈,死在战友们牺牲的地方了。

    罗斯科迪,斯瓦迪亚最愚蠢的骑士,没有之一那个令所有斯瓦迪亚人感到厌恶的声音在新抵达的军队内响起,站在全副武装的剑士群内的,正是刚刚经历战火的诺德雅尔,我,沃尔夫路西法,把你的死亡送到了

    罗斯科迪站在登陆的浅滩上,经过数日的航行,无论是骑士还是步兵,身体都变得不由自主的疲惫。士兵们将盾牌支撑在地,由于船舱大小的原因,几乎所有骑士和扈从都没有携带马匹。没有骑枪和战马的骑士依旧是骑士,只是威力不可避免地打了折扣。

    该死那些该死的罗多克人。西蒙斯的脸色变得非常糟糕,他拿着短剑站在罗斯的身边,看着对面薄雾间若隐若现的罗多克登陆大军,他们一路追击圣玫瑰骑士团大军,但终究没有追击到,只能在另一地点登陆,并全速赶来。在那可怕的战场一端,集聚着同样三千多名士兵,弩手数量之多,令人咂舌,如果我们贸然进攻,损失定然非常惨重。他们的弩箭叫人恶心,不少都是射程惊人的攻城弩。

    骑士团的舰长,歌德维尔纳德没有下船,像是警觉的夜枭般立在船首,张望着剑拔弩张的战场。在他的带领下,圣玫瑰骑士团的船队和罗多克战舰在海上斗智斗勇,利用夜色与晨雾四处兜圈,避免进行水上作战。而罗多克人虽然有远程优势,但是船只都是大型船只,害怕斯瓦迪亚人被激怒,若是被冲过来接弦作战,怕是大大的不妙了。

    都警觉一些,罗多克人不对劲。歌德披着十字长袍,对手下的水手们说道,事情不妙的时候,把他们接上来,我们立刻就跑。

    老格林听到了,凑到歌德的耳边,小声嘀咕着头儿,咱们要不要偷偷溜了你看船上现在剩下的他们人也不多,咱们抄家伙捅水里,现在风还顺,划桨出湾,一扬帆就完事了。

    歌德捧着一个杯子,里面装满了苏诺酿造的苹果酒,闻起来有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贵族就是这么一种生物,别看平日里养尊处优,但真若改变了环境,不论好坏差异,他们比谁适应得都快。

    这位舰队司令皱了皱眉头,用手制止了其他水手的窃窃私语,对老洛林说你该不会觉得,帕拉汶那边会放过我们吧我们没有保护好船只,公爵亲自任命过的舰队司令还被干掉了。现在帕拉汶还和苏诺攀着关系,希望苏诺人能把罗多克压一压。就凭咱们这仨瓜俩枣,再当一次逃兵,回去怕不是都给吊死在城门上。

    洛林无话可说,那些水手们似乎也不再窃窃私语。在大海上搏击风浪的人,都需要有鹰那般的洞察力,才能免于船毁人亡的下场。在座的斯瓦迪亚海军水兵,莫要说找出一个第一天上船的生瓜,就是找到一个第一年驾船的新手都是不可能的。帕拉汶究竟在想些什么,想要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他们不敢去想,也不敢去说。

    为了所有人的生命安全,我会跟随罗斯科迪。歌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皮革手套,轻轻地拨动着胸前的盾形十字徽章,我们现在和骑士团的利益应该保持一致,否则没有人会庇护我们。

    等到其他水手默默散去,洛林慢慢靠近歌德,右手扶着腰间的长剑,对自己的老舰长说道头儿,您不能欺骗我们。

    歌德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这个老水兵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却始终像鱼群中最强健的鱼那样,拼命地在逆流之中活下去。舰队的新任司令伸出手来,按住对方躁动的持剑之掌不要冲动。不要把所有欺骗都当做恶意。那天我确实收到了来信,你就在场,帕拉汶的来信,他们开出了许诺。

    那么洛林急切地看着自己的舰长,您不想回去吗

    出乎这位渔民水兵的意料,歌德居然无谓地点了点头我不想回去,因为帕拉汶一向反复无常。我也不想让你们回去,回去之后你们也只会被派到海上继续送死,去堵截那些无穷无尽的诺德舰队。

    洛林皱着眉头,握着剑柄的手掌慢慢卸去了力气,颓然地坐在船板上,仰起脸看着歌德我想回去看看我的妻子,哪怕最后一面也好,我的孩子们,一个五岁,一个三岁,我想看看他们是不是被饿到了,伯爵许诺的补助有没有发

    老洛林越说越小声,乃至声音有些哽咽,被海风割得沧桑的面孔上皱纹崎岖,如同被砍光了树、扣干了花草,最后又被流水侵蚀过的地表您就没有什么,想去看看的人吗您就没有过,抛下所有的责任,和他们在一起的想法吗

    怎么可能没有呢歌德叹息着拍了拍洛林的肩膀,明明这位长官的年纪远远小于水手,言语谈话之间,却仿佛年龄错了位,我有一个玫瑰般的爱人等待着我,一个玫瑰一样,永远散发着魅力与芬芳的女人。

    您不想去见她吗老洛林瘫坐在船上,像是一条在船上等待死亡的渴鱼,您难道就没有想过回去吗现在就回去,离开这该死的战场,一辈子都不再回来

    歌德摸摸地揉搓着自己的长发,那晒着阳光的面容变得坚毅如铁我想,而且我一定要做到,而这一切,我都能在战场上找到。

    洛林吃惊地看着歌德,这个军官从未有过如此坚定的眼神,老水手开始渐渐畏惧,他畏惧自己再一次看到了一个人真正的面孔。他真的很害怕,如果这个世界的粉饰在自己的面前崩塌,一切过去的都是虚假,歌德的双眼也并非完全直视大海的尽头自己呢自己一个小小的水手又能何去何从

    圣玫瑰骑士团,以我为中心,集结罗斯在浅滩上大声传令,几个骑着马的轻骑兵传递着他的命令,层层的盾牌在这位年轻的骑士长面前堆叠而起,保护住我们的弩手,不要轻举妄动,等待亚伦支援

    你是把一切都堵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了吗洛林指着持剑持盾站在最前的罗斯科迪,手指微微有些颤抖,一个靠家业拉起军队的伯爵之子一个满口骑士老爷精神的小白脸

    是的,就是他。你看到了什么一个食古不化的骑士一个没有野心满脑子理想的傻子不,你错了

    歌德维尔纳德咳嗽了几声,这位舰队司令一向身体不便,肺部在受伤后留下了病根,海风是他一辈子希望的东西,却也在无情吞噬着他的健康。

    他的野心已经被他经历过的岁月所点燃,一切都变得疯狂,他不可能归于平凡,而且一定会向上爬。所有见过卡拉迪亚残忍的人都是这样,只要想活下去,只要希望能够保住自己的安逸,都要拼命向上跳啊

    前进罗多克的指挥官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层层的长枪向玫瑰骑士团缓缓靠近。斯瓦迪亚人用尖锐的长锥头枪抵住前方,像是两只争斗的刺猬,慢慢试探着彼此。

    弩手们的弩箭飞蝗一样扑上盾牌,斯瓦迪亚的鲜血顺着扇形盾没有护住的边缘喷涌而出。死者的同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捂住喉咙,想要伸出手来把他拽出死亡的阴霾,却只能牵住他被鲜血浇得滚烫的手掌。

    弩手准备,射击莱森抽出剑来,弩手们在累累盾牌后与敌人对射,或是命中了罗多克的大型阔盾,或是命中了一个不幸的长矛手或弩手,就像有苏诺的扈从和步兵倒下那样,自由射击,不要让他们压制住我们

    伴随着漫天的箭矢,斯瓦迪亚和罗多克留下了越来越多的尸体。双方的阵线不断靠近,能看到对方枪锋上自己惊恐的面孔,斯瓦迪亚产的锥头枪和罗多克工匠做的灰木枪慢慢贴近,仿佛岩浆遇到了海水,直到世界末日悲鸣奏响的那一刻

    杀啊长枪抵住彼此的胸口,尖锐的锋芒撕碎他们的面孔,长枪兵们如同两堵碰撞在一起的墙那般挤在一起,弩手们在侧面源源不断地射击,罗多克军官在乱军之中大声怒吼,把斯瓦迪亚佬撵回去,告诉他们,谁才是罗多克真正的主人

    《诺德征服》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ngas14.com/direc/608198.html
上一章        诺德征服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